雪莱特回应债务问题:生产经营与管理均属正常

来源:览富财经      作者:小懒      发布时间:2020-01-09

摘要:进入2020年,雪莱特(002076)的债务暴雷事件吸引了许多投资者的目光。1月3日,雪莱特发布公告,经财务部门统计核实,截至目前,该上市公司新增债务逾期本金合计5727万元;此外,雪莱特

进入2020年,雪莱特(002076)的债务暴雷事件吸引了许多投资者的目光。

1月3日,雪莱特发布公告,经财务部门统计核实,截至目前,该上市公司新增债务逾期本金合计5727万元;此外,雪莱特债务逾期本金累计约为2.92亿元,相关逾期债务涉及的尚未支付的利息、违约金及罚息合计约为2633.32万元。

与此同时,雪莱特存在因债务逾期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查封等风险。针对上述事项,深交所1月7日对雪莱特下发关注函,要求该上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且预计在三个月以内不能恢复正常”、“公司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的情形。如果存在上诉问题,那么深交所或将对雪莱特实行ST处理。

览富财经发现,雪莱特在今日晚间发布公告,对深交所关注函进行了回复,公司称主要业务生产经营与管理均属正常。

债务悬顶,经营正常?

在回复函中,雪莱特称公司当前的主要业务包括“光科技应用”、“锂电池生产设备”两个部分,主要产品包括 LED 室内照明、荧光灯室内照明、汽车照明、环境净化、锂电池生产设备。公司部分产品以客户订单需求为中心进行海外市场直销,部分产品以客户订单需求为中心进行国内市场直销,部分产品通过电商控股子公司进行线上销售。此外,公司汽车照明业务目前主要推进 LED 车灯项目,由控股子公司深圳市益科光电技术有限公司负责运营,锂电池生产设备业务由全资子公司深圳市卓誉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负责运营,当前生产经营与管理均属正常。

受外部经济环境、客户需求、流动性等多方面的影响,公司营业收入出现下降,但公司的核心竞争力目前未因资金短缺和债务逾期而发生实质性变化,公司核心经营团队也依然稳定,仍继续努力接单生产及开展日常管理工作。

雪莱特表示,截至 2020 年 1 月 6 日,公司母公司及 2 家子公司涉及银行账户被冻结,被冻结账户合计 47 个,实际被冻结金额折合人民币约为 2,680.27 万元,占公司 2018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 5.47%。目前公司及子公司被冻结银行账户数量占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银行开户总数的比例约为 32%,公司及子公司仍有约100个未冻结银行账户可供正常使用。

三重危机,困局何解?

虽然雪莱特在回复中称目前公司经营正常,然而从实际业绩情况来看,这样的说法似乎并不能让投资者买账。

自2018年并购暴雷之后,雪莱特的业绩就开始持续亏损,2019年甚至有愈演愈烈的态势。2019年前三季度,雪莱特实现营业收入2.2亿,同比下降59.2%,降幅较去年同期大幅扩大,净利润亏损2.7亿,同比降幅高达394.27%。

览富财经了解到,雪莱特暴雷事件的主角是公司与2014年并购的子公司富顺光电,2018年富顺光电业绩呈现断崖式下滑,当年亏损高达3.65亿元;同年,雪莱特对收购富顺光电形成的1.68亿元商誉进行了全额计提;2018年,雪莱特净利润亏损8.34亿元,创公司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为了剥离亏损资产,2019年10月22日,雪莱特发布公告称,拟将合计持有的富顺光电100%股权,以1元的价格转让给好来电和金鑫丰。而富顺光电不仅已经停产,资产还为负。公告还显示,截至当年7月31日,富顺光电涉及的诉讼与仲裁金额合计为7345.56万元,净资产为-9009.77万元,已经处于资不抵债状态。

而富顺光电因经营业务款项纠纷等事项造成的问题也成了此次雪莱特债务逾期爆发的主因。

而面对这种情况,雪莱特的大股东柴国生也深陷危机。2018年12月26日-2019年11月6日,雪莱特控股股东柴国生因股票质押违约累计,被华泰证券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平仓处置雪莱特股份为2904.1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73%。

2019年12月30-31日,因执行佛山仲裁委员会出具的仲裁裁决书,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于对柴国生所持有的雪莱特3000万股进行了拍卖。此后,柴国生仍持有雪莱特1.8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45%,其一致行动人柴华持有雪莱特191.3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25%。其中,柴国生持有的股份已几乎尽数被质押。

微信截图_20200109183614.png

喜欢 0

0条评论

相关推荐

今日快讯 更多

关注我们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108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00007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828号 甲测资字1100078 京公网安备11000002000016号

备案号:京ICP备2000501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