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PO >

南极光:“甩锅式”IPO能否如愿?

来源:览富财经      作者:小览      发布时间:2019-12-06

摘要:主业为手机显示屏背光源的深圳南极光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南极光),近日向深交所提交招股说明书,拟募资5.21亿元用于LED 背光源生产地建设、5G 手机后盖生产基地建设、LED 背光源研发中心建设以及补充流动资金等4个项目。

主业为手机显示屏背光源的深圳南极光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南极光),近日向深交所提交招股说明书,拟募资5.21亿元用于LED 背光源生产地建设、5G 手机后盖生产基地建设、LED 背光源研发中心建设以及补充流动资金等4个项目。

在招股说明书中,南极光多次宣传公司的产品能够广泛应用于智能手机和车载显示器、医疗显示仪、工控设备显示器、家电显示器、其他消费电子显示器等各种专业显示领域。并炫耀京东方、合力泰、联创电子、神超光电等知名企业为公司的客户。

然而南极光的真实情况或许不如表面上的光鲜。览富财经注意到,南极光背后存在盈利能力下降、应收账款与负债居高不下、客户较为集中等诸多问题为其IPO之路蒙上一层阴影。

业绩不稳让子公司背锅

首先,从南极光的业绩上来看,其净利润表现并不稳定。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南极光的净利润分别为5008.73万元、2827.85万元、5337.85万元和2315.93万元。2017年相比2016年业绩曾出现大幅下降的情况。

对于净利润的波动,南极光电子在招股书中解释是因为2017年8月公司收购贝能光电,其生产业务由南极光电子承接,承接过程的磨合导致短期内净利润波动。2019年,南极光电子位于松岗租赁新厂房陆续启用,将整合资源和实现业务协同。

然而从其毛利率数据上看,这样的解释并不足矣让投资者信服。据了解,南极光近年的毛利率正在持续走低,2016年—2018年以及2019上半年,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1.15%、20.71%、19.50%、18.54%,其专显背光源业务毛利率甚至从2016年的17.44%降至最新的0.34%。这或许是南极光产品竞争力走低的一种表现。

微信截图_20191204164046.png

应收账款居高不下让客户背锅

在毛利率走低的情况下,其实南极光已为了目前业绩表现做了不少“工作”。

览富财经发现,报告期内南极光的应收账款一直处于攀升状态,2016年—2018年以及2019上半年,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4,704.37万元、28,422.96万元、38,206.64万元和37,566.50万元,占当年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2.46%、50.54%、49.10%和42.80%,占比居高不下。

虽然在企业的经营过程中通过赊销等手段增厚利润较为常见,但是长期占比较大的情况势必会对企业造成影响。截至2019年6月末,南极光的流动性资产为7.29亿元,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比高达51.57%。

南极光在招股书中表示,由于公司应收账款余额较大且相对集中,若主要客户的经营发生不利变化导致款项不能及时收回,公司财务状况将受到不利影响。

客户集中度高让行业背锅

在近年的IPO案例中,监管层对企业客户依赖性问题尤其关注。过高的客户集中度对IPO企业相当不利。

南极光目前也正好存在这项问题。报告期内公司先后与京东方、合力泰、深超光电、华显光电、帝晶光电、信利光电、联创电子等国内知名的液晶显示模组厂商建立了合作关系。2016年—2018年度及2019年上半年,南极光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91.26%、91.94%、91.24%和78.30%。

三个年度报告期五大客户贡献营收都超过90%,南极光客户的集中程度已经相当明显。不过南极光却表示,下游客户为了保证其自身产品质量的可靠性、企业运行的稳定性、经营成本的可控性,对供应商的选择均较为严格,一旦与客户建立起稳定的供应关系,客户不会轻易更换,以上因素决定了公司客户集中的现象。

然而从数据上来看,南极光与这些知名厂商的合作似乎还并不稳定,例如知名显示厂商华显光电近年对南极光的订单就从2016年的2.22亿元下降至2018年的1.38亿元,另外立德通讯、信利光电等客户对公司的订单贡献也呈现波动。

并且,南极光电子与大客户中知名度最高的京东方,是在2019年1-6月期间展开合作,合作时间并不长。未来南极光电子是否持续与这些知名厂商合作,还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

微信截图_20191204172751.png

负债问题难解决让市场背锅

南极光所处的光电子器件行业既是技术密集型行业,也是资本密集型行业。公司不仅需要投资生产设备、新建厂房等固定资产,同时需要储备足够的运营资金满足公司的日常运营。

要达成这些要求并不容易,南极光需要依靠各种融资渠道来为其做足支撑。然而与许多同行公司相比,未上市的南极光融资能力相对不足,公司需要靠自有资金和银行借款支持公司的发展,不过这也就导致了南极光的资产负债率呈现较高状态。

2016年—2018年以及2019上半年,南极光的合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9.11%、61.47%、58.50%和59.25%。从负债组成结构来看,负债主要由应付账款、应付票据、其他流动负债、长期应付款、短期借款所构成。其中占比居高的为南极光的应付账款和应付票据。

报告期内,公司应付账款和应付票据占总负债比分别为71.96%、74.68%、71.95%和77.99%,整体呈现上升态势。

微信截图_20191204174327.png

从短期上来看,南极光在利用供货商的产生应付账款和应付票据去经营自己的业务,这种方式的“借款”借不用付利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资金压力。但长期看通过供应商信用欠款这种方式解决营运资金缺口并不能实际解决南极光目前的高负债问题。

所以南极光为了解决目前高负债问题,本次IPO募投项目除了建设生产线、研发中心等项目之外还意图通过募资补充流动性资金进行“回血”。

“家族型”企业让谁背锅?

跟许多IPO案例一样,南极光也是典型的“家族型”企业,2009 年 1 月,70后姜发明和其侄女婿潘连兴两人各出资100万元成立了南极光,随后进行了多次增资操作。

2018 年 7 月,南极光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打开了通往资本市场的通道,目前姜发明和潘连兴两人共同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各持有南极光39.14%的股份。

这两人对南极光的控制还不仅如此,公司研发中心总工程师、核心技术人员徐贤强为姜发明外甥,持有南极光1.25%的股份,公司股东之一张少漩为姜发明外甥女,持有0.25%股份,潘景泉为潘连兴堂弟,持有0.25%股份。据不完全统计,在发行前姜发明家族合计持有南极光80.03%的股份。

家族成员处于绝对控股地位,在创业初期相对有利,但成为上市公司之后,却存在一定的弊端,比如导致中小投资者的权益无法得到保障。南极光也在招股书中坦言,如果实际控制人通过控制的股份行使表决权,对公司的重要经营决策、财务、人事安排等实施不当控制,则可能损害中小股东利益。

 

喜欢 0

0条评论

相关推荐

今日快讯 更多

关注我们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108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00007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828号 甲测资字1100078 京公网安备11000002000016号

备案号:京ICP备2000501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