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PO >

神农农业IPO:冲刺关键期被爆行贿秒变“浪尖上的猪”

来源:览富财经网      作者:览富IPO研究中心      发布时间:2020-08-07

摘要:自2018年8月以来,受行业周期以及猪瘟的影响,国内生猪出栏量出现了大幅下降。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猪肉产量为4255万吨,同比下降了21.26%。同时受猪瘟影响,饲料行业产量

自2018年8月以来,受行业周期以及猪瘟的影响,国内生猪出栏量出现了大幅下降。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猪肉产量为4255万吨,同比下降了21.26%。同时受猪瘟影响,饲料行业产量也出现了大幅下降,数据显示在2019年度,猪饲料产量为7663万吨,同比下降了21.16%。

目前,我国的生猪养殖行业主要以散户养殖、小型生猪养殖企业和规模养殖场参与主体,而农民散户养殖仍然是最主要的生猪养殖群体,行业的集中度相对较低。不过,随着动物检疫制度、环保制度和食品安全制度的逐渐加强,生猪养殖模式逐渐从散养向规模化、一体化的方向转变。

云南神农农业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农农业)就是一家以饲料加工和生猪养殖、屠宰及销售为主营业的农业企业,现公司旗下设有20家全资子公司,产品销售市场主要为云南、广西、广东等地区。

图片1.png 

二度IPO关键期董事长被爆行贿

据览富财经网了解,神农农业于1999年创建,4年后正式进入了生猪养殖领域,公司与全球最大种猪改良公司PIC长期合作,公司在2017年时从PIC美国核心场引入曾祖代种猪2080头,一跃成为PIC在西南地区乃至整个中国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和扩繁基地。

也是在2017年,神农农业第一次递交了IPO招股说明书,开启了A股上市的坎坷之路,由于当时公司存在现金交易、原材料采购、业务数据差异等问题,在同年11月接受发审委审核便被否。

两年之后的2019年,神农农业再次向A股市场发起冲击,同年7月,云南证监局2019年7月发布的辖区拟上市企业辅导备案工作进展显示,神农集团于2019年6月11日获得备案,辅导机构为中泰证券。

今年4月2日,根据云南证监局发布的辖区拟上市企业辅导备案工作进展显示,神农农业为“完成辅导”。然而就在IPO的关键期,一则关于公司董事长曾向云南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副主任施增荣行贿3万元引发了市场的高度关注。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施增荣受贿、行贿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施增荣案发前系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委员、副主任,因受贿、行贿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零3个月,云南当地数十家企业的董事长曾亲自贿赂施增荣。

2007年至2009年期间,被告人施增荣为云南神农农业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贷款等方面提供帮助,先后多次收受该公司董事长何某以过节费名义,送给的现金合计人民币3万元。判决书显示,官渡农村合作银行贷款审批、发放资料等相关书证,证实云南神农农业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官渡农村合作银行申请过相应的贷款,并得到审批的情况。

图片2.png 

神农农业在IPO的关键期被曝光董事长行贿,不管是公司的企业形象,经营管理都画上了一笔浓浓的“污点”。

“散户养殖”占比较高

除了上述事件之外,神农农业的养殖经营模式也备受关注。财务数据显示,公司在2017年至2019年分别实现营收10.44亿元、10.92亿元、17.33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57亿元、7072.74万元、4.69亿元。由此可见,神农农业营收和净利润并未形成共振,究其原因,或许和公司目前采取的经营模式有关。

根据神农农业招股说明书可知,公司目前养殖商品猪主要采用“公司+现代化专业农户”的合作养殖模式。在该合作模式下,猪舍的权属归农户所有,公司向农户提供猪苗、饲料、药品、疫苗等生产资料,并由公司合作养殖部进行日常管理和技术指导。

2017年至2019年,神农农业向个体供应商采购金额占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4.37%、18.54%和18.39%,向饲料、养殖及屠宰业务的个体客户销售金额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1.55%、74.56%和61.20%。

众所周知,个体客户、供应商在采购能力、支付能力、经营期限、经营规模、经营拓展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等方面更容易受到市场竞争机制和自身经营意愿的影响。其经营能力不足可能会对企业的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同时由于国内养殖业公司经历了非洲猪瘟疫情,各家养殖企业纷纷发力兽用疫苗领域,如正邦科技、牧原股份等同业公司纷纷发力疫苗产业,但览富财经网查阅神农农业招股说明书后发现,公司2017年至2019年采购疫苗比例逐年攀升,2017年至2019年占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6.20%、11.23%、12.58%。

图片3.png 

在公司招股说明书中,神农农业特别强调公司目前形成饲料加工和销售、生猪养殖和销售、生猪屠宰和生鲜猪肉食品销售三大业务板块为一体的完整生猪产业链。并未提及是否有意向研发疫苗。

另外,在公司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的必要性及可行性分析,第五条补充流动资金第2款中,神农农业明确表示公司生猪养殖业务需要采购兽药、疫苗等动保产品,上述日常采购需要占用公司较多的流动资金。

而且,随着公司生产规模不断扩大,未来饲料原料及动保产品的采购量也将随之增长,本次募集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将直接影响公司未来业务发展的规模与速度。

原料买入未和饲料加工业务形成共振

神农农业上图中关于玉米、豆粕、鱼粉、添加剂的买入比例逐年降低,其主要饲料原料2017年至2019年分别买入6,316.76万元、5,235.73万元、7,534.07万元,虽然绝对值有所增加但是占比下降明显,分别为75.69%、64.66%、56.86%。但是同期饲料加工业务成本却分别为52,861.86万元、67,920.06万元、71,538.86万元,增速和饲料原料变化明显不同。

图片4.png 

从神农农业近年财务信息可知,公司主业其实是以饲料加工为主,但是其饲料业务整体毛利率与同业公司相比,并不理想。同业公司中大北农、傲农生物、金新农的2017年至2019年毛利平均值分别为18.03%、15.28%、16.22%,神农农业分别为15.75%、12.46%、14.79%,明显低于同业公司平均值。

图片5.png 

存货减值准备金波动明显

根据上图,神农农业玉米、豆粕、鱼粉和添加剂采购比例逐年降低,但是仍然有大量存货。公司2017年至2019年各期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17,889.03万元、23,515.86万元、30,963.33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54.32%、71.68%和38.96%,神农农业对此解释为主要系原材料及消耗性生物资产。

图片6.png 

经览富财经网了解,神农农业消耗性生物资产主要是存栏商品猪,其可变现净值受生猪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生猪市场价格受供需关系、疫病等因素影响而出现波动。

2017年至2019年,公司分别计提存货跌价准备12.73万元、458.14万元和31.51万元。神农农业对此在招股说明书中坦言,若未来养殖行业发生重大疫病或进入低谷期,生猪市场价格大幅下跌,可能导致公司计提较多存货跌价准备,影响经营业绩。

图片7.png 

信誉好的长期客户受质疑

神农农业除存货减值金额波动明显之外,应收账款余额也有明显波动,2017年至2019年,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077.87万元、2,625.18万元、1,395.81万元,同期应收账款坏账分别为485.60万元、567.57万元、445.32万元。

图片8.png 

对此,神农农业解释为饲料业务主要采用现款现货或先款后货的结算方式,对规模较大、信誉较好的长期合作客户才会给予一定的赊销额度。但实际上,神农农业2017年至2019年依照其赊销标准进行赊销的总额中,分别有31.90%、21.62%、45.05%是无法收回的坏账。从上述数据来看,神农农业或许要对目前信誉好的长期客户重新定义。


喜欢 0

0条评论

相关推荐

今日快讯 更多

关注我们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108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00007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828号 甲测资字1100078 京公网安备11000002000016号

备案号:京ICP备20005013号-1